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三十六章
十景缎 第三十六章
三人自在房中亲热,哪知蓝灵玉正在门外?文渊轻轻捲起小慕容绸裙,直至腰间,两条晶莹如玉的美腿之间,隐约被裙影遮蔽,瞧不真切 ,床单和裙内却都沾得湿了。小慕容软绵绵地呻吟着,一边解开文渊的衣带。   文渊温柔地让小慕容躺在床上,抬起了她的双腿,微微叉开,让两腿夹住他的腰侧,正露出那神秘的花丛。小慕容脸蛋羞得通红,低声喘息:「不要……别这样子……」文渊却欣赏娇艳欲滴的花朵,着右手抚摸着她平滑柔软的小腹,指尖在脐边游走引逗。   「唔嗯……啊……」小慕容轻咬下唇,眼睫微颤,发出既无奈、又兴奋的呢喃。蓝灵玉看得心悸神驰,眼光一移到文渊下身,更是心跳得 如打鼓一般。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俏姑娘,又皆是自己的爱侣,正自含羞带怯,值此情景,文渊如何能不动心?那话儿自是早已精力瀰漫,昂 然挺立,随时要冲锋陷阵一番。   文渊前次和小慕容交合之时,只能进入一半,知道小慕容私处紧密,她又是敏感之极,这一次更加谨慎,阳物在牝户上摩擦轻触,轻碰微 接。小慕容身如火炽,被引得又羞又急,娇声呻吟道:「唔……好……好热哦……你……你别……不要再耍我了啦……我……啊……」那娇贵 的花瓣绽放着美不胜收的绛红,花蜜源源不绝地流出,将文渊下体也沾得通体湿润,闪闪发光。   文渊看着小慕容竭力忍耐的神情,又是哀怨,又是羞涩,登时激得他情致高涨,低声道:「小茵,要去了!」小慕容轻轻「嗯」地一声, 心中羞怯无比,心道:「这一次一定要忍住了,只是有点痛而已,别怕,别怕……」   然而越是这么想着,下体越觉绷得紧了,在这要紧关头,实在忍不住害怕。   文渊吐了口气,向花瓣内冲击过去。虽然阳具已经接受蜜汁的洗涤,相当滑溜,但对小慕容那娇小玲珑的秘境而言,仍是蛮横的威力。一 插之下,小慕容浑身一颤,放声哀鸣。   「啊啊啊!唔嗯……呜……啊……」才进入些许,小慕容已觉疼痛难堪,十指胡乱抓着床单。文渊呼了一声,又插进了少许。小慕容紧闭 双眼,痛楚得几乎流出泪来,不禁哀叫道:「我……我……啊啊!不要……!」   文渊柔声安慰道:「别怕,别怕,很快就好了……轻鬆一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抚弄着小慕容滑腻的嫩乳,极尽爱怜之能事。小慕 容胸脯上一阵酥软,心绪紊乱,稍稍分担了下身痛楚,低声呻吟道:「你……啊啊……你……快一点……别管我了啦……」   文渊轻轻捏住两个樱桃般立起的乳尖,姆指、食指来回搓动,悄声说道:「什么快一点?」小慕容虽然平日机灵,这时也已急了,娇嗔道 :「你……你别使坏啦……别……别等我又痛起来……那……那就……啊呀!啊……」她乳头被文渊玩弄一番,忍受不了,又喘嘘嘘地叫了起 来。   眼见小慕容已经是情热如火,文渊腰间连连挺进,如同节节进攻的步行军,每一深入,小慕容便受到更甚于前的痛感。   「啊!啊呀!不……不行……啊啊啊!呜……啊……!」这浪涛般的进击带给小慕容强烈的震撼,眼角垂泪,娇躯狂乱地摆动挣扎。文渊 把心一横,低声道:「长痛不如短痛,小茵,忍着!」猛地一冲,玉茎直抵花瓣最深处。   小慕容脑海陡然间一片空白,随即一阵撕心剧痛贯穿全身,发出了高亢入云霄的哀鸣。   「唔啊!……啊啊……呜……呜嗯……啊……」火烧般的疼痛充满了她柔弱的玉门,泪珠不禁夺眶而出。就是旁观的华瑄,也吓了一大跳 ,心中怦然,轻声道:「慕容姐姐!」   文渊连声安慰,柔声道:「好啦,好啦!小茵,别哭罗……」小慕容呜咽一阵,才轻声道:「好痛……呜呜……你坏死了啦!」文渊吻了 吻她的朱唇,柔声道:「小茵,对不起啊!等一下就会舒服了,来……别哭了……」   一边说着,同时温柔备至地爱抚她的肌肤,极是怜惜,下身不敢稍有动弹,只怕又弄痛了她。   小慕容初经人事,自是痛极,经得文渊一番舒缓,这才痛楚稍息,春情复炽,迷濛的泪眼慢慢转成了一片缱绻。她体内包含着文渊的阳具 ,正是火热难当,疼痛转为麻痒,嘤咛一声,不觉扭了下腰。   这一下动作,文渊便知小慕容已开始感到舒适之意,当下轻声道:「小茵,可以了吗?」小慕容轻吟一声,低声道:「可以啦……不过… …你……你可别太粗暴……像刚才……嗯……」说着说着,俏脸通红,腼腆之极。   既得首肯,文渊恭敬不如从命,缓缓抽动起来。小慕容的私处内潮湿柔软,固不待言,且兼收缩甚紧,摩蹭的感觉强烈之极。文渊只挺进 数下,便觉快不可言,忍不住渐渐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呀!啊、啊、唔啊……」小慕容全身承受着文渊的爱意,失神地娇吟着,精巧的双乳正和他结实的胸膛互相挤压,感受着温 热的男子气息。两人脸庞相对,立时缠吻起来,放纵的春声便成了低沉诱人的嗯唔。   文渊忽地离开了两片樱唇,起身采跪姿,将小慕容双腿抬起,扛在肩上,双手转而托住她纤腰后。如此一来,两人交合之处高高拱起,滋 滋声响之下,更可见到一根通红之物不停进出柔嫩的少女秘地。小慕容羞不可抑,叫道:「不要……啊、啊、唔……别看……」   华瑄在一旁看着如此淫靡的景象,心跳不已,棉被里的身子紧紧缩着,心道:「文师兄跟慕容姐姐怎么这样……好厉害……啊呀!我…… 我跟文师兄做的时候,也像慕容姐姐这样吗?」眼见小慕容失魂落魄的陶醉样子,忍不住脸上发烧,双腿紧紧夹住。   文渊奋力冲刺,兴奋到了高亢处,忽然按住小慕容膝弯处,向前猛推,两膝直顶到了她乳房,像要把小慕容翻过去一般。   「啊呀!啊、啊……好……好丢人……唔……」小慕容身子被文渊推得曲起,阳物每一次冲击,就被推得前后摇晃,好似腾云驾雾,飘飘 然、陶陶然,虽觉这姿势羞于见人,但既然是在自己心上人面前,也就任他胡来了。   只见小慕容香背着床,晃前晃后,双乳被膝盖压迫得挤向两旁,香汗随之飞溅,又有自乳端滴落的。文渊单臂横压住她膝弯内侧,另一只 手却去玩赏她白嫩的屁股,抚摸揉捏,满手温软。   「唔啊!」小慕容心头快感狂袭而至,被这接二连三的攻势弄得气喘嘘嘘,哀声叫道:「啊……我……我   ……嗯嗯……不……真的不行了……文……文渊……哥……哥……我……啊……「文渊喘了口气,悄声道:」什么不行了?「   说着加快抽送,真如狂风暴雨,直冲得小慕容兴奋不已,那天仙般的体态更显得柔弱不堪,螓首急摆,香汗如雨,哪里能说出话来,只剩 下银铃乱摇的吟叫。   蓝灵玉自门缝看去,不甚清楚,但翻云覆雨的声音却听得分明,耳听得小慕容呻吟得越发急促,心跳也是越来越响,真羞得她不知如何是 好,想要离开,却又不知为何,难以自制。   房中床上,文渊亢奋已达极峰,身子一冲,阳精万马奔腾般破栏而出,猛烈无匹地贯进了小慕容胴体。小慕容蓦地一阵颤动,好似一波火 热巨浪将她抛上虚空,霎时间没了神智。   「啊……啊啊啊!」高亢的叫声稍一持续,小慕容颓然侧首,气喘嘘嘘,双乳如浪起伏,在激情后犹自难以平复,余波蕩漾。文渊一抽出 阳具,小慕容股间立时涌出了大量的汁液,或清或浊,甚有冒泡而出者。床上三人看了,都禁不住脸红心跳。   小慕容满脸羞红,娇喘道:「看啦……你把人家弄成这么难看。」文渊喘了几下,微笑道:「怎地怪我了?」右手一探,摸了摸紧缩的花 瓣,掬起了一些汁液,手掌爱怜地回味小慕容的雪白胴体,所过之处,都濡了一片湿亮。   蓝灵玉看到此处,已是两腿发软,全身无力。她自幼喜做男装打扮,言行举止也都像少年,明快爽朗,唯有这男女欢好之事是她所未曾亲 见,此时看了文渊、小慕容这一番云雨,一时头晕目眩,不知所措,几乎站不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