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往事追忆录 第12章 夜寒空替人垂泪
往事追忆录 第12章 夜寒空替人垂泪
我和表姊步下石阶,在通过一片坟茔,竹林,稻田后,来到渡口,正好赶上一班要开的渡轮。渡轮鸣着汽笛,缓缓开着,船舷破开河水,形成一条条流痕与小漩涡……   表姊俏立船头,河风吹来,将她的衣摆水袖吹的飘扬起来,如同洛神赋中的女神。夕阳撒将下来,天边红霞映在江水上,又映在如姊容颜上,将她的脸庞染上了一抹红晕……我望着她俏丽的容颜,竟有几分癡迷。她的眼神望着天边,彷彿无边无际的……   我顺着她眼神望去,夕阳在海天尽头如同火球,翻滚激动着整个远处海水似乎沸腾起来……更近处是红艳的晚霞,再来是表姊的脸庞,我似乎慑服于这自然的伟大景象,又似为表姊俏丽红艳的娇颜所俘虏,一时之间,竟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跟姊在淡水渡口下了船,已是夕阳西沈。找了一家餐厅进去吃海鲜。我胡乱点了一些海鲜,还叫了一瓶白玫瑰。   "他们说,吃海鲜喝点葡萄酒最好,可以去腥味",我解释着,替自己斟了一杯。   "你要不要试试",我怂恿着,姊似乎兴致很好   "嗯!试试看好了!",我也把她杯子斟满了,她喝了一口,   "啊!,还不难喝嘛!!,像果汁一样",说完竟将整杯喝尽。   "哇!!……姊!……这样喝法会醉的","这酒后座力很强的!!",我劝阻着。   她咕噜又是一杯。"嘻嘻!!",她冲着我笑着,酒意使她的双颊变得明艳不可方物,我又不禁看呆了……   我跟姊搭上一班客运,结束今天的上山下海。她似乎玩得很高兴,频频笑着,也许是酒意慢慢发作了吧!!她有一点微醺,也是倦了,靠在我肩上睡着了……公车颠坡前进着,她的身体放鬆地倚在我身上,一阵少女幽香慢慢冲进口鼻。晚风吹过来,她的秀髮飞扬起来,轻触着我的脸,一阵搔痒自心中慢慢油然而生……我低头轻吻了她一下,她沈稳的呼吸着,双眼微闭,似未察觉。起伏的胸部的领口正向着我,我咽嚥口水,刚刚的一丝酒意在凉风吹袭下似已散了,但心中的慾念却慢慢在升起膨胀……   我探视着在车行时随晃动而开合的她的领口,隐约可见到肉色的胸衣。我大起胆子,轻轻的解开她的第一个扣子,整个动人的胸部就呈现在我眼前了……她的胸罩是肉色的,罩杯上有一些镂花,样式简单。两个罩杯间有个缀饰的假宝石闪耀着……我有点兴奋起来……由胸罩边缘隐约可见她的乳房,我努力回想着,这束缚包裹下是个什么青春肉体??我以手隔着衣服,藉着车子的颠颇,假意不小心的轻触着她的双峰,感受这胸罩的质料及她那肉体的触感……   夕阳西沈处,我的阴暗王国开始接管,肾上腺的战鼓咚咚响着,催促着我的兽性甦醒……道德的,情爱的防线节节败退,肉慾的需求又再发起一次冲锋,期能取得一次伟大的,决定性的胜利,情慾如江河日下,无人能挡……   踉踉跄跄将姊扶上楼,她已醉倒,只好用背的。我把她双手圈在我脖子上,双手扶着她的臀部,一步步上楼,她柔软的胸臀刺激着我的感官,我手心微微出汗……她呓语着,嘴里儘是模模糊糊念着……   "我那么爱你,……为什么……",再来就是一阵语无伦次……   是指我吗??我疑惑着。   "还跟别人好……骗我……",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是说我跟小洁吗??我好不容易开了门,进了客厅   "恶……",她吐了我一身,无奈,只好把她背到她房间,以纸胡乱擦去呕吐物,把她摊平在床上。我走到浴室,把被她吐到的衣物换下,心想表姊是最爱乾净的,吐成这样一定是醉了。是哪个混蛋让她心碎又让她喝醉呢??我耸耸肩,打了一盆水到房间帮她擦洗。   我解开她的衣扣,适才在车上偷窥的胸部整个展露在眼前。我轻轻抚摸着,用手隔着胸罩感触那乳房的触感。发现她的呕吐物沾到了胸罩边缘,还沾到了一点乳房。一股好奇心驱策着我,我想趁机吃吃豆腐。就假藉要帮她擦身体。我伸手到背后,解开她胸罩背扣,两个乳房挣脱束缚后弹跳了出来,像水蜜桃般娇艳欲滴。我轻轻拭去秽物,然后端详起她秀挺的双峰,不禁以手去轻轻抚弄它们,富弹性的青春肉体颤动着……我轻轻以舌头去濡湿它们,以嘴亲吻它们……啊!!……这我朝思暮想的肉体啊!!……是我的表姊的啊!!……她似乎睡得很沈,使我的胆子越来越大。   我拉下她的长裤拉链,试图褪下她的长裤,在半醉半梦之间,她扭动着双脚配合着我。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表姊赤裸着上半身的裸体,下半身穿着一件华歌尔的肉色三角裤,高腰,有繁複的花纹,镂空的部分透出黑色的朦胧,似在挑衅着我的感官……   我的下体一阵黏湿纵慾,于是我轻轻将她翻成侧身,将她的三角裤轻轻往下拉,褪至膝盖,再翻回正面,轻轻悄悄的将她身上最后的束缚剥下。   我端详着她神秘的幽谷。她的阴毛较小洁多而捲曲,乌黑亮丽,我轻轻以手拨弄着,此时我下身感到膨胀难受,遂也脱下裤子,弟弟昂首顶立着,前端湿润,似乎在祈求与妹妹的接触。我轻轻拨弄着阴毛,两指沿着深谷而下……那是姊姊神秘的宫阙啊!!……我内心惊喜的吶喊着……在手指触摸下,护城河似乎滋润起来……我忍不住以舌头轻轻去碰触濡湿她……姊姊似有所感的扭动一下身体……我尝到一种从未尝过的奇异甜酸味,她的下体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激情体味,刺激着我的感官……弟弟已因愉悦而欲泣……我轻轻把弟弟顶住她的宫门,轻轻滑动摩擦着,感受到一阵与小洁在一起时从未曾有的体验……心中一股热望袭来……"插进去!!","插进去!!",……她下体已氾滥多汁,似乎在迎接着权仗的进入……我的脑筋一片空白……下体加速摩擦着……   "育民!!……不要!!",她呻吟梦靥的喊了一声……   表姊这声轻喊似雷击打到我的脑门上,我像触电般全身颤抖着,心中慾念似乎一扫而空,一股奇异的自责,痛惜感涌上心头……   "育民!!","育民!?","育民??",为什么是他!?……我的心中充斥着痛苦与自怜交错的感觉……   "你不是育民!!",我痛苦地自问着   "她是你姊姊啊!?",我内心挣扎着   "记得你在医院发的誓言吗?!",我自责着   "把小洁忘了吗??",小洁的笑靥如电光火石闪过心头   "你爱她吗??你现在不是想伤害她吗?!"   "取得她的肉体,又当如何??"   "你会快乐吗?!……她和她会吗??"……   姊及小洁目眶含泪的凄楚表情清晰的浮现心头……以前的梦靥似乎又历历在目。   在心中几翻交战后,慾望似已脱盔弃甲,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澄明,我霍的站起,帮她把棉被拉上,轻轻的吻了她的双唇。像是一位出征的骑士……她似乎摆脱了噩梦,正做着美梦,嘴角在浅笑着……我在她桌上留了一张纸条:   「姊:因你昨夜喝醉了,吐的满身都是,只好帮你除了衣服擦洗乾净,请相信我,没有作出任何侵犯你的事……   小雄字」   在写字条时,竟感到一股莫名的鼻酸,一滴眼泪滴了下来,把那个「雄」字弄得晕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