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看牙险被开苞
看牙险被开苞
这是我大学时期的真实事件,直到今天仍然让我难以忘怀!也许很多大大阅读 过我的情色文章,会怀疑一个大学女生怎会如此淫蕩,也许是因为我大学时所发生 的几件性骚扰事件对我在性事上面的启发,也或许是我天生淫蕩吧!我自己也无法 判断了!   我国小六年级就开始发育了,到了国中一年级胸部已渐渐发育成型,但我仍不 喜欢穿着胸罩,大概是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吧!所以我还都只是穿着学生型背心, 会比较自在!   就在我大一即将结束,进入暑假前的下学期末,因为蛀牙的关係,便到我家巷 子的一间牙科看诊,那是一间位在公寓二楼的家庭式牙科诊所,没有护士挂号,看 诊的牙医也只有一人,是个卅岁左右的大哥哥,我第一次去时,他对我非常的亲切 ,加上长相很斯文,让我一点戒心也没有,甚至还很有好感,每当我躺在诊疗床上 让他为我治疗蛀牙时,他的动作非常的温柔,我总是放心的闭上我的眼睛,让他为 我治疗!   每逢週二、五下课时,我便会换上T恤短裤前去诊所看诊,傍晚时刻看诊的病 人并不太多,通常只有我一人而已,前两次看诊并没有什么异样,直到第三次时, 我发觉他好几次手肘不经意的,隔着T恤触踫着我的乳头,起初我想他大概是无心 的,我也不好意思睁开双眼!   但接下来再去看诊时,他触踫到我乳头的次数更加频繁了,我仍不敢睁开眼睛 斥责他,而且当他触踫到我乳头时,我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受,甚至有所期待,他 看我不敢反抗斥责他,接下来几次的动作也更加大胆了,他开始用手肘关节处磨擦 着我的乳头,我渐渐明白他不是无心的,他根本就是有意的,但我仍然紧闭我的双 眼,享受着他在我乳头上的轻薄,每当治疗完我要离去时,他脸上总是带着些许暧 昧笑容与轻藐的眼神,也许他早已认定我骨子里是个天生的小淫娃吧!   看诊两週后,他告诉我要做更深层的治疗,但怕电钻弄痛了我,我会太紧张乱 动而影响他的治疗动作,因而伤到我的口腔,所以要帮我打一剂微量的麻醉针,我 不疑有他便答应了,打完针后我躺在诊疗床上,任由他手中的电钻在我口腔里挥舞 着,我渐渐的有股昏昏欲睡的感觉!   治疗片刻他要我起身潄口,我吃力的爬起潄完口,他关心的问我是不是有点睏 了,如果想睡就睡没关係,等治疗好了他再叫醒我,我再度闭上眼睛躺下,此时他 并没有再有任何治疗的举动,我听到他走到门口关上诊所大门的声音,此时我已呈 现半昏睡状态,我感到他走回诊疗床边,接着他的手在我T恤上游移着,他的手掌 握住了我的奶子,大拇指也不安份的搓弄我的乳头,我无力张开眼,任由他继续的 轻薄着!   他索性拉起我的T恤,我的奶子活生生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的手掌结结实实的 握住我的奶子揉捏着,两根手指也夹起我的奶头弹弄着,我紧皱眉头仍不敢睁开眼 ,他的手更大胆的往下游移,过份的解开我短裤的钮釦,拉下了拉鍊,将手伸进我 的短裤里,隔着我的内裤抚弄我的下体,我忍不住的发出了轻微的喘息,我觉得好 羞耻但又有一股酥麻的感觉,让我兴奋的不想阻止他的侵略举动!   接着他的嘴含住我的乳头吸吮着,他用舌尖不时的舔弄着,我的喘息声也渐渐 加大了,他的手指隔着内裤按在我的骚穴口抖动着,我感到下体有一股热流涌出, 他的手指也开始隔着内裤插入我的骚穴抠弄着,我的喘息也渐渐转成了呻吟,他就 这么上下夹攻玩弄着我的身体,这是我第一次被人赤裸裸的抚摸身体,感觉舒服极 了!   我在小学毕业的暑假曾经偷看过爸爸租回来的A片,我现在终于知道,A片中 的女生被男人玩弄时,为什么会发出如此愉悦的呻吟声了,原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 美妙,我的骚穴在他的抠弄之下,也开始骚痒了起来,有如上万只蚂蚁在我骚穴里 钻动一般,我的屁股也不安份的扭动起来!   他突然抽出了他的手指,舌头也离开了我的乳头,接着他便将我的短裤连同内 裤往下扯,我那毛髮稀疏的骚穴就这么被他一览无遗了,我紧张的想起身阻止,但 全身却无力,只能咬牙闭眼,祈祷他不要太过份才好!   他的手指抚弄着我早已湿漉漉的骚穴,我听到他说着:『干!那么湿了,这么 小就这么骚了,以后一定是蕩妇淫娃一个!』说完他的手指就不客气的插进我的骚 穴转动抠弄着,我也随之呻吟喘息着!   在他抠弄了好一会儿,我听到他拉开裤拉鍊的声音,接着他抽出手指,将我的 双脚掰开,我便感觉到一根有温度的肉棒抵住我的骚穴口开始磨擦着,我紧张的扭 动着身体,他试图将肉棒插入我的骚穴里,但无奈我的骚穴太小又很紧,他试了几 次仍不成功,最后他终于放弃了!   『妈的!真难插,算了!今天就先玩玩妳,让妳嚐点甜头,等妳再大一点毛长 齐了,哥哥就帮妳开苞干到妳爽翻天!』说完便将我双脚併拢抬高,夹着他的肉棒 在骚穴外磨擦着阴唇抽动着,在他抽动的同时,我感到无比的快感,骚穴里的淫水 也不断的流了出来!   数分钟后,似乎有一股黏黏的液体喷在我肚脐上,我也因为阴唇被磨擦的快感 ,更加昏沉沉了,我渐渐的昏睡了过去,睡了许久,牙医哥哥把我唤醒,此时的我 已经衣冠整齐,他告诉我已经治疗完了,可以回家了,他温柔的扶我起身,我羞怯 的不敢正眼直视他,因为我知道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的骚穴仍有湿漉骚痒的 感觉,我低着头向大门走去,他在身后叮咛我星期五别忘了再来覆诊,我头也不回 的快步离去!   回到家中匆匆进房,回味着刚才的那股快感,但往后我不敢再去那家诊所看牙 ,因为我怕我会把持不住,真有一天会被那牙医哥哥开苞了,我才大学一年级而已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失去我的贞操!也许就像他说的,等我再大一点,我也想嚐试 在诊疗床上被干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