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五十二章 不伦孽恋
玲珑孽怨 第五十二章 不伦孽恋
成进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慢慢离身而去,帮他脱衣服的是他的亲生母亲。成进心中一阵激动,曾几何时,他在暗里偷偷地想像着这一刻,想像着他美艳而慈爱的娘会快乐地向他献上她的身体。曾几何时,他在努力地压制着这罪恶的慾望。   但现在,他不要压制了,他想他不需要压制了。   前天的那个梦又在成进脑中浮现。「会有那一天的,娘跟姐姐她们,都会跟我在一起,她们都是我的!」只要解决了赵昆化这个障碍!而现在看来这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了。到那时候,龙神帮就是我的了,娘、姐姐、姨妈、阿琪表妹,还有……还有灵儿她们,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杨绡玲一边慢慢替成进宽衣解带,一边轻轻地亲吻着他已经赤裸了的肌肤。   看着母亲小心奕奕的模样,一股怜爱之情油然而生,成进几乎一阵冲动,便要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不行!一说娘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了!」成进坐在床边心想。他反身一扑,将杨绡玲扑在身下,双手拉开她的上衣前襟,掏出她美玉般的一对乳房,将头埋了进去。   「呀……」杨绡玲发出一声呻吟,被轻轻握住的双乳引发了阵阵快意,被李登玩弄得极为敏感的身体慢慢扭动起来。   成进贪婪地吮吸着母亲乳上这对坚硬立着的小红豆,拴在乳头上的两只小铃铛发出沉闷的铃声,柔软的乳肉伴随着乳房主人动听的呻吟声,他的肉棒悄悄地竖了起来。   「娘现在是我的了,谁也抢走不了!」成进兴奋地拉扯着母亲身上的衣服,引导着自己的肉棒贴向杨绡玲已开始流出淫液的阴户。「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了,我会让你很快乐的!」成进轻声说道。   「嗯……」杨绡玲轻哼一声,双腿下意识地稍稍张开。当那根兴奋的肉棒慢慢进入她的身体,杨绡玲激动地呻吟着,双手紧紧抱着成进的后背,渐渐地双腿也勾上成进的腰部。   多少年了,有多少男人佔有过她的身体,杨绡玲无法记得清。有过残酷地轮姦,也有过被迫摆出羞耻的姿势满足男人变态的慾望,她被无休止刺激着的敏感地带,时时刻刻带着淫蕩的身躯等待着一轮又一轮的姦淫凌辱。但她从没真正满足过,即使当她迷人的花穴连续不断地喷出阴精的时候,带给她的,也只有肉体虚脱般的迷惘。   身上的男人开始慢慢插送着他的肉棒,杨绡玲口里同时发出着销魂的呻吟声,她毫不掩饰身体的兴奋。一直以来便是如此,她的前主人李登喜欢听她淫蕩的浪叫声。但这时候,杨绡玲没有一丝丝的刻意,她放开着胸怀尽情地享受着。这男人是疼她的,她感觉得到,她很快乐。   成进快乐地享受娘那美妙的花穴,兴奋的肉棒温柔地擦过那一波波收缩着的肉壁。身下的女人快乐地呻吟着,那美艳绝伦的脸上呈现出淡淡的红霞,她半咪着的眼睛不时眨动着,撩人的嗓音从她微微张开的小嘴中持续地哼出。好可爱!   成进轻轻地吻上那两片香唇。   「呵……」杨绡玲一阵感动,飘飘欲仙的身体微微地颤动着。「他亲我……   」杨绡玲胸中一阵暖烘烘的。在太湖帮的日子里,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不存在了,她以为自己只剩下一具供人玩弄的淫贱肉体。可是现在感觉好奇怪,那种很久很久以前的温馨感觉在不知不觉之中回来了。   杨绡玲只觉全身软绵绵地,只有下身那快乐的肉穴还有自觉地一下下夹紧。   从这快乐的源头散发出的快感扩散到她的全身。好久没有过这感受了,杨绡玲双手紧紧搂着成进的脖子,屁股尽情地摇动着,连绵不绝的呻吟声中夹杂着含糊的话语:「少爷……玲婊……婊子好快乐啊……呀……我是……是少爷的……整个人都是少爷……的……啊……」   成进轻轻地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手捂着她的口,低声道:「你是我的女人,不是婊子!知道吗?」肉棒在她的肉洞口轻轻一磨,猛的一下又捅了进去。听着母亲的呻吟声突然又提高了八度,成进兴奋得脑中有点晕眩。   汗水已遍布了他的全身,成进仍然挺动着他的肉棒,在亲娘的阴户中尽情地欢畅着。「娘现在整个都是我的啦!是我的啦!」他脑中不断地跳动着这句话。   「你是我的……是我的!没人可以抢走你……没人可以欺负你了……」成进喉中发出快乐的哼叫,在他娘的耳边这样说。   「我是你的……都是你的……呀……」随着又一声快乐的呻吟,杨绡玲眼眶一红,也在成进脸上吻了一吻。   成进继续抽动着肉棒,轻声道:「放心在这里几天,等我解决了赵昆化,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我会好好疼你的!」杨绡玲「嗯」的一声,点了点头,双手搂着更紧。   「舒服吗?」成进突然又问。   「舒服……你真好……」杨绡玲动情地说。   「你儿子没事的,他很好,你不用担心。」成进想进一步让她安心。   「啊……」杨绡玲的脸刷的一下又红了起来,在这淫蕩的时候提到儿子,一股莫明的羞耻感又再涌起。「啊……啊……呀……」但肉棒强烈的冲击使她无法停住连绵的呻吟声。   终于火热的液浆喷射到她的体内,杨绡玲又是一声长哼,搂着成进的双手渐渐鬆了。   意犹未尽的男人继续用双手在她身上轻轻地抚摸着,杨绡玲也轻轻地摸着他的脸。   「这个男人是很好。」杨绡玲心中起伏不定,「他会救出嫣儿和小进的。」   「我……我……」杨绡玲心中突然苦笑,「想不到我这残花败柳的身体,最后还能用来救回我的孩子……我……我这身子……我……我就算死也瞑目了……   」剎时间眼眶一红。   「我的儿子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我的嫣儿呢?」她终于忍不住发问。   成进心中一颤,道:「你儿子很好,你女儿就还在赵昆化手里。放心吧,赵昆化就快完蛋了,龙神帮以后就是我的了。」寻思要不要就这样跟娘相认。   「谢谢你,成少爷。你真好!」杨绡玲含泪道,「只要他们没事,我……做牛做马……我……为少爷做什么都愿意……我……就算为你死了也情愿!只是……   ……只是……请你不要让我儿子知道我这个样子,好吗?」   成进一愕,嗯了一声,抓着旁边的衣服穿了起来,说道:「你很介意吗?」   杨绡玲稍稍收缩着她张大着的胴体,低声道:「他要是知道他的娘变成了一个淫妇……我……我还不如死了的好。求求你,好吗?」   成进道:「好吧。」整了整身上衣服,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房里,霜灵已经醒了,正坐在床边发呆。见了成进,忙站了起来:「相公……」   成进轻轻吻着她的额头:「乖啦!」   明明知道丈夫刚刚去干了什么事,霜灵却只字不提。「爹好吗?」她问。   「还没醒。」成进轻轻捏着霜灵的脸,「放心吧,没事的。你好好养着身子,我疼你!」推托着帮里事忙,吻了吻霜灵,匆匆告别。   成进轻轻提着马缰,慢慢赶往龙神帮。「要是娘知道我就是小进,那……那会怎么样?」刚才娘的话令他闷闷不乐。   「她迟早会知道的。要是她知道她跟自己的儿子……」成进觉得头都大了。   「还不如死了的好!」这句话又在脑里迸了出来。   「算了,慢慢来吧。」一时间既无法可想,也只好随机应变了。成进心想当务之急还是如何搞掂老赵、控制龙神帮。   龙神帮中练拳的呦喝声响成一片,众人一见他,都立定叫声「成副帮主」。   成进摆了摆手:「你们练吧!」逕自走入后堂。   匆匆吃过午饭,又去探赵昆化。   赵昆化仍然昏迷未醒,在旁侍候的丫头说大夫觉得他的脉搏有所加强。「大夫说老爷身体强健,会慢慢好起来的。也许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小丫头一边餵药一边说。   成进嗯了一声,见赵夫人正倚在一旁的长椅上,头枕着手呆呆地出神。成进恭恭敬敬向丈母娘请安,赵夫人眼角瞥了他一眼,却理也不理。两个女儿失蹤早已令她心力交瘁,眼前这个半死不活的丈夫,她也不知道是该爱还是该恨。   「他妈的!」成进肚里窝火,「这婆娘!迟早要你好看!」见她美艳的脸上一片苍白,开始出现了几线鱼尾纹,成进暗暗心道:「你不要怪我……」掩手退了出去。   后堂中悄静一片,平日里充斥着的女人呻吟声,也因女人们没再被折磨而消失了。「老吴呢?」成进心道,「现在要杀了老赵容易,只要赵老贼一死,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帮主了。只有这老吴才是心腹大患。他要是搞起事来我可未必能制得住,得先搞定了他才好对赵老头下手。」信步向里走去。   走廊两边的房门都紧闭着,里面间尔传出几声椅子或鞋子移动的声音。迎面走过两三个送饭的僕人,见了他都低头问安。成进一路走去,终于听到前面有女人的呻吟声。   是从姐姐的房里传出来的!成进加快了脚步。   是老吴!成进轻咳一声,走了进去。   吴山泰正在跪伏在地上的杨缃玲后面奸着她的后庭,一只手搭在同样一丝不挂跪伏在母亲旁边的阿琪的屁股上,见成进进来,咧嘴一笑,点了点头,屁股继续挺动,肉棒在杨缃玲的屁眼中横冲直撞。杨缃玲双手给捆在身后,被迫翘着屁股接受着他的姦淫,头抵着地面,咬着牙不发一声。一见成进,她脸上一红,忙转过头去。   呻吟声是从老吴身后发出的。成进走过去一看,却是姐姐跪在吴山泰的屁股后面,一边伸长着舌头舔着他的屁眼,一边努力地发出连串的呻吟声。「这娘们的叫床声好听!继续叫!」吴山泰笑道。   嫣儿见到成进,也是突然脸上一红,喉中一阵打结,呻吟声骤时停了下来。   给吴山泰一喝,忙将头埋入他的屁股里,颤声又哼了起来。   「你可真会享受!」成进瞪着老吴道。   「百玩不厌啊!这婊子的骚洞洞就是爽!」吴山泰将肉棒又捅入杨缃玲的阴户,对着成进哈哈笑道。   成进狠狠瞪了他一眼,暗骂道:「你爽吧!看你还能爽多久!」此人绝不可留!成进杀心顿起。   「公然杀了他只怕帮里有不少人要反,最好是悄悄解决了他,黑窝仍然丢给官府去背。」成进心中寻思。   「嗯……」一声娇喘,只见阿琪轻轻扭了一下屁股,身子向一旁倒去。却是吴山泰的手指抠到她的阴户里,阿琪挣扎着身子在避着。   「他妈的,这小婊子性子还是这么烈!」吴山泰呵呵笑道,一边姦淫着杨缃玲,一边手掌追逐着阿琪的屁股。阿琪双手被捆,脖子上套着项圈连在墙角上,怎么避也逃不远,汪汪泪眼望向成进,哀怨的眼神似是在向他求救。   成进身上一热,走了上去,轻轻将她抱到怀里。吴山泰笑道:「好好,这小婊子交给你了。咱俩一起来玩她们母女两个。」将阿琪下身上的手收了回来,抓到杨缃玲的乳房上。   成进道:「我才不跟你一起玩呢!」解开阿琪脖子上的项圈,抱起她放上嫣儿的床。吴山泰笑道:「臭小子!」也不理他,一手捏着杨缃玲的乳房,一手抓着杨缃玲的头髮,使她仰起头来,用力继续姦淫起来。杨缃玲只是紧咬着嘴唇不作声,只有嫣儿屈辱地跪在背后替她的姨妈叫着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