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同学
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同学
今天早上从医院出来匆匆赶回家,毕竟一个通宵没睡眼睛难受的要死。想想国庆这七天家里人全部都要在医院陪老祖宗了,我开车到了家楼下就傻了,我住的小区由于是在运河边上,今天是国庆同时也是运河文化节,我楼下花园里全是在準备开幕式表演的人,吵都吵死。我泊好了车,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刚想上楼,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居然是她!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同学--章洁! 「你怎么在这里?」我很奇怪。 「哈哈,我是这次活动的组织人!」章洁笑嘻嘻的跟我说。 「哦!我还真忘了,你是街道的主任!」我忽然想起年初聚会的时候她告诉我她现在是我所在社区的街道主任。 大家互相聊了几句,她下面的工作人员有事来找她了,临走我告诉她我住几幢几单元几室,让她有空上来坐坐。她笑着答应了。 章洁是那种很有女人味,很有风情,很大胆泼辣的女人,我们认识算算也有将近二十六七年了吧,因为是邻居从小就在一起玩,直到五年前我搬家然后去了外地工作,她也结婚了我们才慢慢少了联繫,但也时不时通通电话。 上了楼,我洗了个澡就睡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门铃响,我光着身子只穿了一条短裤就跑出去开了门,门外居然是章洁。 我把她让进门,匆匆忙忙去穿了件睡衣。 她进了门就只嚷今天累死了。我说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把水端来的时候,她正在看橱柜上摆放的照片。我把水递给她,她说你一个人住,日子挺悠闲的么。大概小姐妹每晚都带回来的吧。我笑着说我没你想的这么好色,由于从小就熟我也没啥顾忌的,有啥说啥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性这个话题,然后两个人也不知怎么的越坐越近,当说到中学时有一次晚上出黑板报我们两个相互摸对方生殖器的时候,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把手扶在了她滚圆的肩头上。她没有躲闪,也没有回身。 她浑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我的心跳得厉害,把头俯下去,轻轻地吻着她的脖颈,当我的唇触到她滑润的肌肤时,我的心完全醉了。她的呼吸急促起来,靠在了我的身上我把她扳过来,两人略一对视,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们怎么吻到一块儿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头脑中一片混乱,感觉到她的唇很湿润,很软,舌头在我口中热切地探寻着,她的腰背很丰腴,手感极为舒服。我从没被一个女人这样吻过,抱着她温软的身躯,我的鸡巴硬得把持不住,狠狠地顶在她的小腹部,顶得我小腹隐隐作痛。她也很激动,气喘吁吁地在我耳边说道:「我们坐到沙发上去。」 我们一边吻着一边坐在沙发上,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想摸摸那梦寐已久的乳房,她戴了个薄薄的乳罩,我隔着那层薄布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她亲了我一口,说:「来,让我把它解开。」说着很利索的解开了衣扣和乳罩,并褪了下来。 她那一对雪白的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她把乳房朝我面前挺了挺,说道:「给你,摸吧!」 她的乳房不属于很肥大的那种,但由于人长得丰满,乳基很大,圆圆的,很好看。乳头很小,像一颗樱桃,奇怪的是一点不黑,呈现粉红色,乳晕也不大,十分美妙。我贪婪地摸着、吻着,不停地吸吮、裹舔着乳头,一只手则猛烈照地抓捏、摩挲着另一只乳房。 章洁也十分的兴奋,她脸色潮红,发出阵阵呻吟,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直挺挺的鸡巴,并不停地捏着。我的浑身像火烧,只想拚命地亲她、吻她、挤压她、揉搓她,而她浑身软得像没骨头,我明白了什么叫柔若无骨,她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我,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想躺下。」 我们俩相拥着走向卧室,我拉上窗帘后,三把两把就脱掉了睡衣,然后挺着鸡巴站在那看着章洁脱衣服。她把衣服仔细地搭在椅子上,然后毫无羞色地解开裤子,脱下也搭好。她的两条腿很白、很丰满,穿着一条小小的粉红三角裤,当她脱下小裤衩之后,整个玉体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她的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腰腹十分丰腴,每个部分都是圆润的曲线,阴阜十分饱满,稀疏的阴毛遮不住鼓鼓的阴庭,两条大腿较粗,站在那里两腿之间没有一点缝隙,膝头圆圆的,小腿很匀称,脚也很秀气,总之,她的身体很像欧洲古典绘画中的贵妇人。 我站在那里欣赏着,眼中流露的神色肯定是想把她一口吞下去。这时她才略带羞涩地对我说:「生过小孩后,小腹的肉有点鬆了。」说完,她躺在床上,叉开双腿,看着我:「来,趴上来吧,我那里还是很紧的哟。」 我当时两眼冒火,激动之下身体竟有些颤抖,急忙爬了上去,压换在她那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哦,真软哪,我的肢体触摸的都是温软柔滑的肉肉,那种滋味有点像腾云驾雾。 我吻着她的乳头、肩头、脖颈和嘴唇,她闭着眼睛舒适地呻吟着像发情的母兽吼叫般的呻吟:「哦……哦……」她的眼神迷离,像哭泣般地叫着我的名字和喘息着,两手不停地摩挲着我的背部和胸部。我的鸡巴硬的要爆炸,龟头不知怎么搞的就进了她那湿滑温软的阴道里,我觉得鸡巴插进了一个热腾腾的泥潭里,里面是那么温软,那么滑润,那么的紧,一点都看不出是生过孩子的已经三十一岁的女人,我在她的屄里肆意地搅动这种情景太刺激了,我从未想到一个女人在做爱时竟会这个样子,加上本来就紧张,感觉像是在做梦,结果没几下就射了出来。 这下我有点傻眼了,又懊恼又羞愧。她好像不知道我已经射了,继续呻吟扭动着,后来发现我不动了,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她笑了起来,抱着我的头亲了亲:「哦,你可真快。」 我羞愧地说道:「怎么办?你还没有舒服。」她抱着贴紧我:「没关係,刚才有几下我很舒服,也来了一次。你的真粗,比我丈夫的大。」 我的心情舒展了许多,便抱着她抚摸起来。由于激情和紧张都过去了,我可以从容地观察和享受这个成熟女人的一切。 她的皮肤白皙,每个部位都丰腴圆润,手感柔软滑腻。她的肩头很美,同时发现她身上的汗毛很细,阴毛也很稀疏,根本盖不住饱满的阴阜。阴道粉红,很鲜嫩,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我摸捏着她丰满的屁股说:「你的身子可真软,趴在上面真是爽翻了,屁股又圆又大,我真懊悔当年没下手!」 「现在不是在下手么」她吃吃的笑着。 我发现她很会和人相拥而卧,她紧紧地贴着你,浑身每一寸肌肤都与你紧密接触,身体柔软无比,像包着一团棉花,令人与她难捨难分。她的小腹很丰腴,大腿略粗,併拢后没有一点缝隙,连阴道都看不见了,丰满的呈现一个Y型,摸着这丰腴的肉体,温软滑柔,手感十分美妙。 她的手指修长,手很白,也很软。她抓住我的鸡巴玩弄着,说:「你的这个怎么会这么大,刚才好粗哦!」说着,伸出舌头来舔我的乳头,柔软的手也上下搓弄我的鸡巴。我的感觉像电流通过,浑身麻麻的、痒痒的,我这才知道我的乳头也是性兴奋区,而且十分敏感。 在她的爱抚下,我的鸡巴一下就硬起来了,直挺挺的傲立在那。她看着我笑了:「这东西,这么快就又能干了。」 她擡起身子,低头亲了亲我的鸡巴,然后跨坐在我的上方,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向下坐去,我感觉鸡巴忽的一下就被一团柔软的滑润的肉包住了,原来她的阴道早就湿湿的了,后来我还发现,她的阴道总是湿湿的,她说我一摸她就会出水,一个拥抱也会使她潮湿起来。 她把我的鸡巴吞没后,开始上下动了两下,我把手扶在她的腰部,真是十分受用。她忽然趴在我的身上,阴道开始耸动挤压我的龟头,而且越来越快,她的腰部一挺一挺的,阴道不停的收缩耸动,很有节奏和技巧,也十分有力,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后来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就像干力气换活一样喘着粗气,发出「呜呜」的叫声。 我又惊奇又兴奋,从来没享受过这么美妙的性交,也没见过在床上这么疯狂的女人,技术这么娴熟这么会搞。只见她脸色潮红,头髮也乱了,流着汗水,两个大白乳房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淫蕩,如此狂放,这种刺激和惊喜无法用语言表述。 她的阴道就像一张嘴,不停地吞吐抚弄着我的鸡巴。忽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她紧紧地抱着我,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我也一阵酥麻,头脑一阵晕眩,两手紧紧地扒住她的两片肥屁股,鸡巴用力向上顶,精液喷射而出。这一次,我们两个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去后,她趴在我身上没有动,我也四肢无力,膝盖以下都没有知觉,这是我从不曾体验过的性交带来的快感和享受。 过了一会儿,她从我身上起来,她跪在床边,把头伸到我的两腿之间,用鼻子摩擦我的龟头,伸出舌头舔着龟头上残留的精液淫水混合物,我低头看着她细长的舌头拨开包皮,露出紫红色的龟头,把整个龟头都含在嘴里,用力的吸吮,舌头也和阴茎搅拌在一起。 她口交的技术很好,而且她舌头很长,在嘴唇包裹阴茎的同时,舌头会不住的搅拌舔弄和吸吮龟头,而且她很热中于此道,双手捧起我的睪丸,爱怜的抚摸着。细长的手指在我的阴茎上顺着血脉轻轻的拂过,并用没有指甲的手指头在我的膝部,阴囊与大腿交接处轻轻颳着,揉搓着我的阴茎底部。 顺势又把一支手移往我渐渐翘起的鸡巴,上上下下的套弄着。随后又把嘴凑到我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舔着我的龟头,并耗费工夫,努力的将嘴张大,好像想把我的整个鸡吧含进嘴里。她口交很有技巧,(另我很难忘记当时的爽快),先用舌头顺着鸡吧舔弄着,就好像舔冰棒一样。两只手还不时的在阴囊上搔着。 舌头伸缩着舔着整个鸡吧,时而又用双手套弄着我的鸡巴,把嘴移到我的睪丸上吸舔着,把阴囊的皮用牙齿咬扯着。然后把整个睪丸含进嘴里,不停的用嘴去吸,舌头去舔那两个球体。 爽的我忍不住头往后仰。她擡头看我一眼,然后舌间顺着鸡巴的中线一路舔上来,她尽力的把整个鸡吧吞入到她的口中深处,头部上上下下的套着。双手则在卵蛋上,阴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轻轻的搔着。 我微弓着身,双手顺着她的长髮,用手捏弄她的耳垂,蹭着她的滚烫的脸,时而抚着她的背,用手指在背后划着圈,有时又伸到正面来将双手下探,伸向她丰满圆润的乳房。用手掌托住她的乳房,两个手指夹着她的奶头,她身体扭动着,头部更加用力的前后移动,套动着我的鸡吧。手也不停的在我的屁股上挠着,并用手指顶着我的屁眼。 我用力的收缩着屁眼,她好像看到了我的紧张,用力的把我的腿分开,并擡起很高,差点叫我淩空而起了,但是屁股已经离床很高了,她把头埋的很深,用力的凑到我的屁股后,伸出舌头舔我的屁眼,在我紧张的收缩的时候,舌头已经插了进去,不住的舔着屁眼四周,手指也想努力伸进去,但在我的示意下停止了手指的侵略,然后用舌头飞快的在我的屁眼周围舔着,并不时的伸进去。 舌尖在屁眼周围不停的绕着,划动着她好像特喜欢阴茎的味道,那种气味似乎使她很兴奋,于是就站起来,我刚想跟着起来,被她一手摁在我的胸前,不让我起来。然后她分开双腿,坐在我的大腿上,龟头顶在阴唇上摩擦了一下,咕的一下滑了进去,整个阴茎都被温暖的小穴包裹了起来,由于是上位,显得很有包容感,随即她就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 她动得很有技巧,不像有些女人单纯的上下窜动或前后摩擦,而是双手扶着我的胸膛,先是以鸡吧为支点,左右的旋转,充分的感受肉棍在洞内四壁摩擦的快感,然后她甩着头髮,身体不起,紧贴着我的小腹前后挺动着屁股,用我的阴毛摩擦她的阴蒂,阴唇也被撑开,沾满了淫水的下体黏糊糊的粘在一起,等她摩擦蹭弄了一会以后,开始大幅度的上下擡动身体,使抽插的动作变得很剧烈。 每次擡起身体的时候,感觉好像整个鸡吧都从体内抽离出来,只剩下龟头还有一点点连接在她的身体内;随即又是猛的一下用力坐下,那种强烈的冲击给她十足的快感,忍不住发出「嗯,啊!」的声音,手用力的扣抓着我的胸部,屁股一擡一擡的,很用力的撞击着我的大腿。 我平躺在床上,低头看着俩体相连处,一条肉棍亮晶晶的沾面了淫水,不停的插进抽出,两片深色的阴唇完全翻开,被挤的紧贴着包裹着鸡吧。我也配合着向上挺着腰,帮助她尽力插到最深,双手伸到前面,揉搓着她的乳房,捏弄着奶头,并把奶头拉扯到很长。 她大声的喘着气同时更加疯狂的做着最原始的动作,并叫我狠狠的弄她的乳房,她大概感觉出我快到了,更是拼了命的上下套动着,在我马上就要射的瞬间,她猛的跳到地上,张开嘴,刚把龟头含进嘴里,一股热流猛烈的冲了出来,强烈的喷进她的嘴里,没来得及吞下去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下,我低头看着她那淫蕩的表情,简直以为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妓女。 她含了一会,帮我调整完射精后的抽搐和阵阵不适后,伸出舌头把残留在我小腹上以及阴毛上的精液都舔下吞下,然后顺着我的小腹一路舔上,她那热乎乎的身体也凑了上来,爬到我的身上,亲吻着我的耳唇,手轻柔的摸着我的下体,这时不争气的小弟弟已经彻底低头认输了,软不拉几的垂在下面,被她的手指轻轻的颳着。